广告联系:liuliu9213@g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表姊和我

表姊和我 - 表姊和我

表姐是我妈大姐的小女儿,大我4四

  每年春节,我都会随家人到外婆家拜年,表姐家和外婆家在一个村,不过一
个在村口,一个在山脚下。因为外婆子女很多,过夜的时候小孩子都只能安排挤
在一张床上。

  我和表姐当初就是睡在一张床上,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很多年了,直到我大
学毕业。而我对表姐的印象也是从那一晚开始。

  山里的夜晚是很冷的,加上那时候雪经常下,我就特别怕冷,于是本能的在
被窝里寻找温暖的依靠,我也是第一次在睡觉的时候拥抱着异性,也有了第一次
冲动的生理反应,当我的鸡鸡顶着表姐柔软的臀部时,那种感觉十分美妙,至今
不能忘却。而表姐,当时只当我还是个小孩子,因为我出生在外婆家,而大我四
岁的表姐几乎是看着我长大,抱过我,亲过我,玩过我的小鸡鸡,偶尔大家坐在
一起聊天回忆过往,都会提起我,只是我毫无印象,我的脑子里,始终挥不去表
姐柔软的臀部。
  在我上大学的第一年,表姐刚好大学毕业,回到家乡享受最后一个暑假。我
则被她拖去当劳力,购物,逛街,游玩等等。走在路上,表姐会挽着我的手,亲
昵的靠在一起,就像一对情侣,她聊着自己的大学生活,聊着我未来的大学生活,
而是我的心思则全在表姐因为靠的过近而贴在我手臂上的胸部,软软的,热热的,
我第一次感觉到女性的乳房原来是这样的,也因为如此,我至今对女性的乳房非
常癡迷。

  后来的日子,我在大学里没心没肺的生活着,也曾憧憬要在大学里好好恋爱,
可见到的女生无法唤起的兴趣,总觉得她们缺少了什幺,直到接触的网络信息多
了,才知道原来自己的" 姐控".只有比自己年长成熟的女性才会引得我的青睐。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表姐成了我的性幻想对象。

  大三那年的暑假,我表姐已经在家乡工作了,收入不错,自己租了一室一厅。

  我在陪她逛街购物之后,自然而来到她住的地方来休息。进门就看到挂在房
间里形形色色的内衣裤,没有雷瑟没有镂空,只是单纯的小内裤,说小,确实是
因为很小,我很疑惑,因为表姐的屁股很大很圆很挺,有段时间我很费解表姐是
如何把这幺小的内裤穿起来的,直到我知道有空内裤叫T字裤。

  那一晚,是我至今还有点懊悔的一晚,因为那晚,表姐当着我的面,在房间
里的浴室洗澡,在我面前换衣服,然后躺在我身边假装睡觉,而我一直没有胆量
去触碰表姐的身体,几次鼓起勇气都软了下来。

  那一晚起,我对表姐的欲望越发强加,在接触了很多乱文乱漫乱A之后,我
对进入表姐的身体的渴望已经无法遏制,一有时间和表姐相处,都会寻找机会和
表姐做身体接触,直接从硬挺的鸡鸡顶在表姐柔软挺翘的屁股上,紧紧的,然后
慢慢摩擦,而表姐似乎也不反感,装作和我有说有笑,直到今年五一假期之前,
我们都没有好的机会做出实质的接触。

  就在这样暧昧的关系中,我大学毕业来到宁波工作,期间很少有时间和机会
跟表姐接触,偶尔在通过电话和QQ也只是正常的嘘寒问暖。今年五一前2天,
表姐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因为单位工作她现在就在宁波慈溪,2天后回家,问我
要不要一起回去。我兴奋地答应了。

  再次见到表姐,感觉有点异样,表姐变得更加成熟有气质,短发,休閑装,
朴素的脸色夹着一副黑框眼镜,胸部高挺,屁股还是又翘又圆,在火车站刚见面
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我不知所措,印象中,即便和表姐关系暧昧,也没
有这样拥抱过,就像一对情侣,在疑惑中我可耻的硬了。

  3个小时的车程,我们聊了很多,大部分是在她在问我在回答,表姐对现在
的工作不满意,虽然白领的待遇,但还是觉得太少,表姐的心很要强,也许也是
因为这个原因,在家族里面表姐也只跟我聊得来,其他的表姐表妹表弟要幺结婚
当家庭主妇,要幺还在上学年龄太小无法理解,只有我刚刚好,两人的学识和看
法有很多共同点。兴许是工作累了,火车经过杭州之后表姐就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我犹犹豫豫地把手搭在表姐肩上,抱着她,闻着她的发香,偷偷看着她领子立露
出来的雪白的乳房,还有表姐单粉色的嘴唇,那一刻,我感觉身体了一团火在流
窜,觉得耳朵热热的,脸热热的,鸡鸡也赢得把裤子顶了起来,当然这一切在其
他人严重,只是一对普通的情侣关系。

  表姐就这样睡着,一直到火车到达义乌站。

  下车后我们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表姐在市区自己租的单身公寓,理由是
表姐觉得坐车好累,不想直接回家,要先休息一晚。

  在必胜客吃完晚饭,先前说很累的表姐居然提出要去逛街,理由是很久没有
和我一起逛街了。我傻傻的笑了笑,表姐习惯性的挽着我的手臂,把乳房靠的很
紧,像一对情侣一样,进进出出各个商场,看到好看的衣服就要穿上试试,然后
问我好不好看,现在想起来我对女性衣服的搭配很有见地也全是表姐的功劳。

  逛到晚上8点,表姐总算觉得累了,而是早已经两腿发软,打的直接回到表
姐的住所。

  表姐住的公寓很不错,两幢2高层小区,有门卫,进出要刷卡,不认识的还
要登记。门卫似乎和表姐很熟,看到表姐带着我回来,说了一句,X小姐,那是
你男朋友啊,很帅气啊。表姐自豪的笑道,当然了。我腼腆一笑,对于陌生的人,
我习惯这样。走进大楼,表姐笑着对我说,你看,我们走在路上大家都认为我们
是情侣,幸好你还没女朋友,不然非得酸死。我也回击到,幸好你也没有男朋友,
不然我可要被人打了。对于表姐为什幺要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家里人看法很多,
一说是表姐眼光高,一说是表姐现在专心箱打拼,我也曾问过表姐,表姐只是笑
笑对我说,看缘分。我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就简单了,我喜欢成熟女性,也就是姐
姐式的女性,而所接触下来的女性多半都是稚气的小姑娘。虽然偶尔(实在憋不
住了)找了一个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发生过几次一夜情,但两人始终保持了一定
距离,没有升级。

  表姐的住所是参照酒店式公寓设计的,2个厅,1个厅当做卧室,有25平,
放着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柜,一张很夸张的电脑桌,有电视机、空调,卫生间
和浴室只是用磨砂玻璃隔离起来,窗帘是淡蓝色的,床单也是淡蓝色的,包括墙
壁也是淡蓝色的,只有衣柜和桌子是暗红色的,表姐喜欢简约的风格,而我自然
也是这样的偏好,另一个厅自然当做客厅了,放着一张折叠桌,厨房器具一应俱
全,但以表姐的性格,肯定不会自己做饭,虽然上面打扫的很干净,客厅连接着
阳台,上面挂满了表姐的衣物,这幺些年过去了,表姐的内衣裤还是单纯的颜色,
没有大的变化,很纯,很清新。

  我放好行李参观完毕,表姐已经在洗澡了,刷刷的水声,和表姐模糊的赤裸
身体,在磨砂玻璃后面挑动着我的情欲,我呆呆着看着,即便模糊一片,就是这
样看着。房间里很安静,表姐也没用叫我开电视或者做其他事情,似乎我不存在
一般,也似乎,表姐知道我会这样看着她。我看着表姐擦洗身体,看着她的手慢
慢延伸到双腿之间清晰,看着她背对我弯下身体翘起屁股,看着她一边擦干身体,
穿上睡衣从浴室走出来,表姐,似乎没有穿内衣。

  表姐走出来看到我呆呆地看着她,浅浅一笑没说什幺,一边擦着头发,一边
拿出吹风机,我很有默契的接过来,帮她吹干头发,有时候我也很疑惑,虽然和
表姐相处时间并不多,但两人却很有默契,好像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了解彼此
的习性。表姐回到家后就变得慵懒,直接趴在我腿上让我吹头发,我也不避讳我
勃起的鸡鸡正对这表姐的脸。我甚至觉察出,在我让表姐转动头部以方便吹头发
的时候,表姐会故意用脸蹭我的鸡鸡,就像以前两人单独相处时,表姐会迎合我
的鸡鸡对她屁股的摩擦。

  表姐的睡衣我的第一次见到,抹上去滑滑的,应该是丝绸的,颜色是淡粉,
类似于吊带裙,刚好盖住表姐的翘臀。看着看着,我觉得更硬了,就大胆地故意
挺动了一下鸡鸡,见表姐木有反应,就一边帮她吹头发,一边继续挺动鸡鸡和表
姐的脸接触。

  头发很快吹好了,表姐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我就小心翼翼伸手够到遥控器
想打开电视,谁知表姐此刻突然擡起头,看着我说,你身上好臭,快去洗澡,不
然今晚不要你一起睡了。

  我闻言,看着表姐呆了数秒,随即立刻起身脱衣服裤子,一边脱一边说,姐,
我没换洗的衣服裤子。表姐笑着说,那你穿我的内裤好了。我说嗯。我是侧着身
在表姐前脱衣服的,脱下裤子后,我硬挺的阳具完全暴露在表姐眼中,我虽然只
是个普通人,但似乎阴茎的尺寸不普通,以前在大学打飞机时一时兴起,那尺子
量了下,差不多也有18公分,颜色有点偏黑了,大概是飞机打多的缘故,但龟
头很粗大,与是发生过关系的那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也说过,我的龟头太大,口
交的时候嘴巴太累,但是插入阴道的时候很爽。

  我慢慢的磨蹭着,把脱下来的衣服裤子袜子放到洗衣机里,然后从表姐面前
走过,去自己的包包里找东西,其实根本没什幺东西好找,还要装出一副东西不
见了或者没带来的表情,后来表姐跟我说,我那个样子傻死了,她看着都想笑。

  其实表姐都明白,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只是因为我们是表亲,这种事情一旦
发生,结果很严重。我又问表姐既然你怕结果为什幺又同意了。表姐说,笨蛋,
还不是你的东西那幺长那幺粗,把我" 勾引" 的。我似乎恍然大悟,虽然以前和
表姐有过暧昧关系,但从未在表姐面前暴露过,早知道是这样,我早脱了。

  我一边晃动着勃起的肉棒在表姐面前拙劣的" 表演" 着,一边偷偷观察表姐
的神色,有一点很神奇,我们姐弟两在看对方的时候都是大大方方的,我走到哪
里,肉棒晃动到哪里,表姐的眼神就跟到哪里,而表姐的反应也使得我更加硬挺,
我故意当着她的面,让肉棒从微软状态一直勃起到坚硬状态,然后漫步走进浴室,
打算关门洗澡,表姐忽然说,开着吧。我纳闷了,看着表姐,表姐说,开着门好
了,你小时候洗澡还是我洗的呢。有个这样的表姐,我有点苦笑不得,因为即便
两人很默契,我也无法猜到表姐心里想什幺,而我在想什幺,表姐一清二楚。也
许,这也是我为什幺至今对表姐癡迷的原因。

  一边洗澡,一边看着表姐,偶尔我会挑衅似的把硬挺的肉棒对準表姐,然后
以打飞机的手势清洗阴茎,要幺故意把肉棒往下按,然后松手让它弹起来,表姐
一边看一边笑,脸红红的,两条腿交叉在一起。

  洗好澡出来,表姐走过来,看着我说,这幺大的人,连洗澡都不会。我笑说,
哪里啊,洗的很干净了。表姐说,身上都还没擦干也叫洗好啊。然后不容我狡辩,
那起毛巾帮我擦拭,从头上倒肩上、背上,从胸前到下腹,再到勃起的肉棒,当
表姐在擦拭鸡鸡的时候,我看着她的颜色很单纯,没有一丝情欲,就像妈妈在帮
小儿子洗澡一般,表姐认认真真帮我擦干身体,再帮我吹干头发,然后又让我光
着身子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帮我掏耳朵。这一些让我很迷惑,我在表姐心里到底
是个什幺样的存在?

  清理完毕,表姐起来给我找内裤穿,我笑着说,你的内裤都那幺小,我穿不
下,不如不穿。表姐说,穿的下。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镶边的红色,底色的白
色,上面有很多红色小圆点的内裤,对我说,穿穿看。表姐的内裤虽然小但是弹
性都不错,我也居然也可以穿的进,只是,我鸡鸡勃起在那里,没办法整根放进
去,至少向上贴着穿起来,加上女性内裤都比较浅,表姐的内裤刚好盖住的阴茎
一半,没办法再往上穿了,露出大半的肉棒硬挺在那里,龟头更加大,也变成紫
红色。表姐一边看一边说,我就说穿的下,哎,今天好累啊。我闻言,对表姐说,
姐,我给你按摩按摩吧。说起按摩,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因为家里有个老妈,
以前看电视看到子女给父母按摩,于是对我威逼利诱,把我训练出来了一套技术,
家族里的女性都喜欢让我给她们按摩,所以表姐听到我的提议,欣然接受了。

  表姐坐在床沿上,打开电视,随便挑了个台看着,我坐在表姐后面,把身体
紧靠表姐,两人的体温互相传递着,而我勃起的阳具自然也紧紧贴着表姐的背。

  我轻柔地按摩表姐的肩膀,脖子,缓解表姐的疲劳,表姐闭着眼睛享受,呼
吸缓慢,身体渐渐放松下来靠向我。按摩了一段时间,我在表姐耳边轻声说,姐,
我给你按摩头顶。表姐嗯声答应。我走下床,正对表姐,勃起的阳具刚好对着表
姐的嘴唇。我一手抱着表姐的头,一手用手指按摩表姐头顶的几个穴位,其实我
也不清楚穴位準不準,只是在平常的按摩中积累下的,有些个位置按摩的到位确
实很舒服。这样的按摩对我也是一种享受,因为表姐的嘴唇会时不时的碰到我的
龟头,如同口交一样。慢慢的,表姐的嘴唇不再闭着,而是微微张开,这样时不
时我的龟头就可以顶到表姐的牙齿甚至更里面,而表姐也默认了我这样做,我会
把勃起的阳具顶着表姐的嘴唇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再松开,我看到我的龟头渗出
了透明的液体,表姐的嘴唇也上有,表姐的两腿还是交叉在一起。

  姐,我给你按摩背,你躺在床上。表姐闻言后没做其他反应,顺从地躺在床
上,我假装按摩了几下,对表姐说,你的衣服太滑了,我用不上力,衣服脱掉比
较好。表姐轻声嗯了一下。我很兴奋,肉棒变得更硬,但还是耐着性子慢慢把表
姐的睡衣脱了下来,表姐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背对我,侧着脸,闭着眼,红红
的脸,有点烫,她看不到我勃起的阳具已经快要爆炸了,我把内裤脱下,整个肉
棒弹了出来。表姐的身材很匀称,或许有些人会觉得有点胖,但我觉得刚刚好,
很有肉感,特别是屁股很圆很翘。我坐在表姐的屁股上,把肉棒贴在表姐的屁股
上,下身慢慢抽动,手上依然对着表姐的背进行按摩,一寸寸往下,很快到了表
姐的屁股的位置,我把表姐的腿微微分开,从脚裸的位置开始按摩表姐的腿,一
点点往上,到表姐大腿根。我可以看到表姐的小穴微微分开,有淫液流出,一如
我龟头上的液体。我抓住表姐的臀部开始揉捏,当然煤气名誉按摩,不过动作固
定,就是一手一半屁股,上下左右揉捏,然后再分开表姐的两半屁股,让表姐的
小穴暴露在我的面前。

  表姐的小穴颜色有点暗,不是粉红色,阴唇不大,小小的两片,现在已经被
我分开,里面流出淡淡的液体,我没有用手去触摸表姐的小穴,虽然我心里十分
想那幺做。我看着表姐越来越红的脸,心里也不知道怎幺想的,直接把肉棒贴在
表姐的小穴上,然后慢慢摩擦,因为角度很难,几次下来都不得力,我干脆把表
姐微微擡起,让表姐的屁股翘起来,用龟头顶在表姐的阴唇上摩擦,几次想把龟
头顶进表姐的阴道里,不过每次这样的时候,表姐的身体都会颤抖一下,我有点
害怕,就不敢再进入。

  我和表姐就保持这样的姿势互相摩擦着,我清楚的感觉到表姐的呼吸越来越
重,脸越来越红,小穴越来越湿。我没什幺其他想法,或者说忽然间坚定了,一
用力,整个龟头顶入了表姐的小穴,表姐本能的嗯哼了一声,然后身体开始颤抖,
但并没有我担心的会突然睁开眼让我拔出来。我慢慢的抽动肉棒,浅浅的试探着
表姐的小穴,虽然这样也很美妙,但无法真正满足我对表姐的欲望,我开始慢慢
用力把剩余的阴茎插入表姐的阴道。可能是因为龟头太大了,把表姐的阴道撑的
很痛,表姐一直在颤抖,一只手往后抓住我的手臂,轻声说,慢点,痛。我停下
来,等表姐适应,然后再慢慢挺进我的肉棒。等我整个肉棒插入表姐的阴道,我
和表姐的额头上都有汗珠渗出,有些是激动,有些是痛,有些是害怕。但事到如
今,我什幺都不管了。

  我趴在表姐背上,抓着表姐的手,轻吻表姐的耳朵和脸颊,下身开始慢慢抽
送,浅浅的,轻轻的。表姐不是处女,但是小穴很紧很湿很热,包裹着我的阳具,
让我觉得很异样,或许是因为禁忌,或许是因为这幺多年来我终于和自己心里的
女神结合,总之,我很兴奋,比任何时候都兴奋,都要坚挺,都要硬。我不再怜
香惜玉,也不再顾忌表姐是否还觉得疼痛,我开始大力抽插表姐的小穴,把这幺
多年来我对表姐的爱恋全部宣泄出来,我喘着粗气,屁股大起大落,阴茎狠狠地
撞击着表姐的阴道,表姐也渐渐放开,开始嗯嗯嗯的呻吟。我没有太多的性爱技
巧,充其量也都是从A片上看来的,但此刻,我只知道一个姿势,就是用力的抽
插。

  表姐趴在床上,我趴在表姐身上,下身快速的挺动,听不到所谓的抽插声,
只有重重的喘气声和床板震动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很漫长,也好像很短
暂,我飞快的抽动十几下后狠狠的把下身顶在表姐的下身,开始射精,一股股不
断的射进表姐的体内,我感觉到表姐的身体又在颤抖,阴道也在收缩,夹得更紧。

  我们喘着起,没有分开,任凭汗水把我们粘在一起,我又轻吻了表姐的耳朵
和脸颊,从开始到现在都未睁开眼的表姐慢慢睁开了眼,闪着点点泪光,我心里
一惊,难道?

表姐擡起头,睁开眼睛,闪烁着点点泪光,我一下子心惊了,我对表姐做了
这样的事情,表姐心里是什幺感受,可想而知。我慌乱得抱住表姐,在表姐耳边
轻声地说,姐,我喜欢你,不,我爱你,从小时候开始我就爱上了你。我无数次
的把你当做心里的女神,想着你,念着你,无法控制自己对你产生性幻想。我实
在控制不了自己,因为我真的太爱你,太渴望得到你,和你做爱。

  很多时候,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是为了得到女人的身体,而在云雨过后说的话,
是为了让女人甘愿再次让男人得到身体。虽然那一刻我没有想的很多,只是把心
里的话说出来,想让表姐知道我的心意,至于表姐是否会原谅我或者我还能继续
和表姐有做爱的机会,我承认,我自私的想过。如果有机会可以跟自己心里的女
神长相厮守,我想没人会愿意说不。

  我紧紧抱着表姐,轻吻表姐的眼睛,舔舐她的泪水,表姐并没有拒绝,只是
委屈的看着我,过了很久才慢慢说道,你个笨蛋,弄痛我了,都不知道轻点。我
愣了一下,随即傻傻笑道,我太激动了,控制不了自己嘛。

  表姐翻转身体,双手抱住我,把我搂在胸口,摸着我的头发,说道,我也控
制不了自己,可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和你是姐弟,要是被家里人知道就死了。
我也意识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幺简单,很多时候我是为了一时的冲动和欲望,
根本不顾结果,而表姐毕竟比我年长,考虑的更加细致,现在想来,虽然我们做
爱了没人知道,但毕竟纸包不住火,也会有败露的一天,那时候我们的结果只会
让全家人都蒙羞,我们自己也没有脸面再留在家里。想到这里,我不禁颤抖起来,
虽然看了很多乱文,里面讲诉的都是欢喜大结局的内容,但在真实的生活中,有
多少人真的能做到呢?乱伦,虽然想起来那幺刺激,可带来的风险和压力也不是
一般人能承受的,我和表姐都不是那种可以轻易放下一切私奔的人,家族的关系
和个人的理想牢牢的束缚着我们,可我们依然突破了那层禁忌。

  我不知道该怎幺说,怎幺去安慰表姐,事情已经发生,不可能假装没有发生,
就算可以,彼此再见面的时候眼神里的内容也不会一样,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
当男女发生性关系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而这样的不一样是无法假
装掩饰的。

  沈默了片刻,我问表姐,姐,你后悔幺?表姐摸着我的头发,认真的看着我
的眼睛说,不后悔,和你一样,其实我也期待过…对于表姐的回答,我的惊讶多
于欣喜,隐隐得觉得不安。究竟不安什幺,其实很简单,如果到了最后关头,没
有退路,我们之间的结果必然是变成陌路人,而在这之前,最好的安慰就是告诉
对方,自己并不后悔那幺做,只是造化弄人,有缘无分。

  沈默,继续沈默,我和表姐赤身裸体的拥抱在一起,身上是黏黏的汗水,下
身还带着体温胶着在一起的精液和爱液证明着刚才情欲的激烈。

  我开始轻吻表姐的嘴唇,从开始到现在,这是我和表姐第一次接吻,像一对
寂寞太久的情侣一般疯狂得索取着对方的唾液和舌头,紧紧地吮吸,直到呼吸困
难。我和表姐的默契不需要彼此诉说太多,确切地说,是表姐深知我内心的想法。

  激烈的轻吻,让我和表姐的情欲再一次燃烧起来,原本软下来的阴茎也在表
姐的阴道内再次勃起,变得滚烫坚挺,表姐也变得主动起来,不断抚摸我的身体,
身体渐渐发热,脸颊又一次红润起来。我慢慢尝试A片里的做爱方式,轻吻表姐
耳朵、脖子,揉捏表姐B罩杯(后来表姐告诉我的)的乳房,把淡粉色的乳头捏
起,一会儿用力,一会儿快速拨动,我不知道这样做表姐是否真的舒服,只是照
本宣科学习A片而已。表姐的呻吟从轻声低微慢慢变得大声,不大的房间里充溢
着吮吸声和表姐的呻吟。我第一次真实的体会到,原来女人真实的爱欲呻吟是男
人最好的春药,可以让男人兴奋不已。

  我吸住表姐的乳房,轻咬表姐的乳头,很用力很用力,表姐皱着眉头,可依
然呻吟着,爱,也许就是这样痛并快乐着。

  表姐捧起我的脸,轻吻着,然后抱住我的头,在耳边对我说,操我,我要。

  看了那幺多乱文,我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每当女人说出需要男人时,男人
都会刻意挑逗女人,让她把话说的透彻露骨。我也是这样,我贱笑着对表姐说,
姐,操你哪里啊,怎幺操啊,你要什幺啊,我不知道呀,你要说明白点,我很笨
的。

  表姐很明白我的心思,事到如今也没有任何矜持,假惺惺,笑着对我说,我
要你操我的逼,用你的鸡鸡操。我用力挺动了一下肉棒,算是对表姐的回答。表
姐的大腿慢慢分开,交叉缠绕在我的腰上,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癡癡地看着我,
我则双手撑在床上,像做俯卧撑一样,一下一下抽送着肉棒,直到表姐的阴道深
处。表姐虽然不是处女,但阴道依然很紧,一方面是我的鸡鸡很大,一方面也说
明表姐性行为其实不多,关键是表姐的阴道很湿润,内壁很软很嫩,当阴茎在阴
道抽动的时候会一股吸力紧紧裹住阴茎,让我十分享受。但更多的,我兴奋的原
因是和我做爱的对象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表姐。

  我一边加速抽动肉棒,给予表姐性爱上的快乐,一边俯身到表姐耳边,轻声
说道,姐,我爱你,我最喜欢和你做爱,因为你是我姐,我是你弟,现在弟弟在
操姐姐…我不断的喘着气,说着下流的话刺激自己,在姐弟之间不断的让表姐明
白现在进入她身体的男人是她可爱的弟弟,是她从小抱过,看着长大的弟弟,而
如今,这个弟弟狰狞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私处狂野的冲击着。一开始表姐对于这
样的称呼还有点反感,不让我在做爱的时候叫她姐姐,而是让我叫她的名字,或
许对她来说,我作为她的男人更多与作为她的弟弟让她心安,可我不是,如果她
不是我的表姐,我兴许没有那幺大的刺激。

  梦寐以求的女人还是自己的表姐,双重刺激下,我如猛兽一般直捣黄龙,我
第一次清晰地听到做爱时阴茎和阴道抽插发出的咕叽声,表姐好湿好热。表姐的
双腿缠绕得更加紧,阴道收缩的更快,紧紧裹住在那里发狂的肉棒,不让它出去,
可又架不住我的猛烈攻击,只要加大呻吟以表现自己的愉悦,我的回答则是更加
猛烈的抽送,我也是第一次觉得做爱原来可以这幺快乐,而不是单纯的宣泄情欲。
表姐在我的抽送下忽然身体颤抖起来,我知道表姐快要到高潮了,屁股主动迎合
我的抽动,闭上眼睛开始叫我的名字,我在表姐耳边低语道,姐,我爱你,我要
射进你的子宫里,射满你的阴道,让你怀我的孩子…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样
的话对表姐刺激很大,表姐开始说胡话,噢噢噢噢噢噢…射给我,我的好弟弟,
射给姐姐,把你的精液射给姐姐,让姐姐给你生个孩子,姐姐爱你,从你小时候
就爱你,你个坏弟弟,老是欺负姐姐…

  在姐姐淫语的刺激下,我低吼一声,飞快的抽动十几下,阴茎开始跳动,一
股股的将精液射出,射进表姐的阴道里。我们紧紧抱在一起,享受高潮的愉悦,
表姐抱得更加紧,我也紧紧抱着表姐,任凭汗水滴落在表姐的身上,不肯分离。

  在休息了十分钟的样子后,我慢慢起身,看着表姐红着脸颊满足的躺在床上
休息,原本夹紧的双腿不知什幺时候已经分开,我慢慢抽出已经软化的阴茎,上
面湿湿的黏黏的,带着白色的精液和表姐爱液的混合物,表姐的小穴已经被我操
的分开,小小的阴唇又红又热,阴道口慢慢流出我的精液,我第一次清晰完整的
看到表姐的小穴,说不上有多特别,但因为是表姐的,是我心里那个表姐最宝贵
的私密之处,对我的刺激依然很大,我轻轻抚摸着表姐阴毛,阴毛不多不少,没
有延伸到阴唇处,很整齐,看来表姐对这里也是关照有加呀。我用手指拨动表姐
的阴核,小小的一颗,充血勃起着,我一动,表姐的身体都会抖一下,我像是找
到了一个很好玩的玩具似的戏弄着表姐,最后被表姐假装生气的制止,然后抱着
我说,别弄了,一起睡吧,做多了对身体不好…无论何时,表姐对我都很照顾。
我乖乖的听话,抱着表姐,让她趴在我的胸膛上,以前我太小,现在我足够强壮
给予表姐依靠和拥抱,我们就这样在汗水和爱液的融合中,慢慢睡着,直到新的
一天到来。

  我们新的一天的也到来了,只是彼此都心知,这样的时间能维持多久呢?